中东的地图是由四十名当代盗贼所绘制的

中东的地图是由四十名当代盗贼所绘制的

 

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中东地区战争的起因是二十世纪初期所绘制的虚拟边界。后奥斯曼帝国时期不是建立在历史,社会和地理事实上的。尤其是伊朗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之间的新边界与大英帝国的利益相关。许多政治分析专家认为,这一切来自于秘密的《赛克斯・皮科协定》,英国与法国签署了这个协定,大大影响了当代中东的局势。事实上,这个地图绘制于开罗会议上,参与会议的有诸多英国外交官,军事人物,间谍以及政治家,也就是这个会议使得中东陷入一百年的动乱中。这些人在纸上分裂了奥斯曼帝国,殖民部长丘吉尔把这些人称为“四十名盗贼”。

 

19世纪初期,奥斯曼帝国的分裂逐渐加剧。英国,法国和俄罗斯是当时最强盛的帝国,为了争夺这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国家之间发生了激烈的角逐。尽管历史书上都称之为三方角逐,但事实上,这个联盟的领导人和决策人一直是大英帝国。是发动战争,还是和平解决,在伦敦就会定下来,领土分布的最终发言权掌控在英国的政治家手里。在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四分之三的奥斯曼领土被这三个帝国瓜分,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埋下了伏笔。黑海的北部以及高加索划给了俄罗斯;巴尔干国家称为了在英国保护国之下的主权国家,北非大部分纳入了英国的管辖范围。阿尔及利亚被法国占领,作为绥靖政策,从这个分割线起,波斯尼亚-黑塞哥维亚归入了匈牙利帝国。

 

对于剩下的领土,英国,法国以及俄罗斯在1916年秘密中签署了《赛克斯・皮科协定・萨佐诺夫》,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激烈地进行中。在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政变)之后,俄罗斯退出协定;于是,这份文件被重新命名为“赛克斯・皮科协定”。战争之后,英国打算自己建立边界,把法国放到一边不管。为了这个目标,1921年3月12日在塞米勒米斯酒店举办了一场会议。

 

主持这场会议的是英国殖民部长温斯顿・丘吉尔。这场会议在极度秘密中举办,既没有相关媒体报道,也找不到与会记录。

 

这“四十民盗贼”都是英国公民,他们是英国的间谍考古学家格斯鲁德・贝尔,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他们的当地合作伙伴贾法尔・阿斯卡里,Sassoon Eskell;英国入侵指挥官们,将军埃德蒙・艾伦比,元帅休・特伦查德爵士,休伯特・扬,以及英国入侵民事行政赫伯特・塞缪尔,弗朗西斯・阿切尔,阿诺德・威尔逊,以及巴格达行政长官珀西・考克斯爵士。

 

开罗会议之后落实了一些决策,中东目前的根本问题来源于此。依照这场会议中所采取的决定,奥斯曼地区被分裂为如下几个部分:

 

  1. 巴勒斯坦地区将领土主权让给英国。哈桑王族的阿布杜拉将变成约旦国王。
  2. 黎巴嫩和叙利亚暂时将领土主权交给法国,政府的系统受法国控制。
  3. 汉志地区交给了麦加的领导人侯赛因手里。
  4. 阿拉伯半岛和内志纳入了伊本・沙特家族。
  5. 英国继续给伊本・沙特家族和麦加领导人发救济金。整个地区的安全由英国皇家空军控制。(领土权发生了转让,与此同时,英国轰炸了中东数千个居住点,处死了好几万无辜的当地居民。)
  6. 最后,哈桑王族领导人侯赛因的儿子费萨尔成为了伊朗的国王,费萨尔就是那个筹划阿拉伯起义的人。

 

这次会议中最重大的决策之一是伊拉克国家的基本问题。在这之前,历史上并没有伊拉克这个国家,也没有一个伊拉克民族。众观历史,这个地区一直以“美索不达米亚”闻名,在这次会议中,这个地区被第一次命名为“伊拉克”,意思是“离海很远的国家”。这“四十名盗贼”决定任命费萨尔为伊拉克国王,费萨尔曾经是哈桑王族的成员,是叙利亚的国王。在叙利亚将领土主权交给法国之后,费萨尔随即成为了伊拉克的国王。顺便提一句,费萨尔不是美索不达米亚人,他的原本出生地是汉志。一个从来没有到过伊拉克的人正式成为了这片土地的国王。

 

当费萨尔国王在伊拉克登基的时候,这片土地完全处于混乱的状态。作为竞争对手,土耳其,阿拉伯和库尔德社区反抗新的英国授权政府。英国得以镇压这场起义,只花了四千万英镑就成功将国王安顿就位。

 

从费萨尔国王退位至今,伊拉克发生了15起独立起义。什叶派和库尔德都遭遇了大屠杀。整个国家被独裁专政将近50年。伊拉克的领土被占领了两次,几乎所有主要城市都被毁于一旦:仅仅伊朗伊拉克战争的死亡人数就达到了50万。自从伊拉克莫名其妙地成立以来,这个国家一直在屠杀和血腥中度过。

 

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和也门的历史也很类似。而对于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国家来说,国际暴乱和政治动乱从来都没有停过,只是多多少少的问题。要实施开罗会议中的决策,得用皇家空军的军用飞机。叙利亚,约旦,也门,伊拉克和巴勒斯坦爆发了叛乱,镇压暴乱的方式粗暴之极。城市,乡镇和农村爆炸频繁,被夷为平地。在开罗会议之后的一百年间里,战争永不停息,许多基督教徒,犹太人和穆斯林为此丧命。什叶派,逊尼派,Nusayris,瓦哈比派,阿拉维派忘记了他们的手足情谊,开始互相残杀。阿拉伯,雅兹迪,亚述,以及库尔德遭遇了残忍的迫害,女人和孩子深受其害。成千上万的中东地区的人们因为这“40名盗贼”设计的地图被屠杀。

 

如今当时所绘制的地图仍然在进行微调,这种调整是建立在血泊,战争,仇恨和冲突之上的。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改变这种局面:尽管来自不同的宗教和种族,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是他们应该铭记手足情谊,把这种差别当作恩赐。在这方面,穆斯林被宗族战争所包围,肩负着重任。穆斯林应该意识到“宗教冲突”的世仇是被捏造出来的。同时,他们应该保卫其它宗教。战争维持了一个世纪,要终止没完没了的战争,挫败对中东的阴谋,这是唯一途径。

 

阿德南・奥克塔在Jefferson Corner网站以及《每日邮报》的文章:

http://www.jeffersoncorner.com/the-map-of-the-middle-east-was-drawn-by-the-contemporary-40-thieves/

http://dailymailnews.com/2016/12/05/the-map-of-the-middle-east-was-drawn-by-the-contemporary-40-thieves/

2017-06-07 15:24:38

关于本网站 | 设置成你的主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RSS Feed
所有材料可以复制打印,也可以推荐本网站转发。
(c) All publication rights of the personal photos of Mr. Adnan Oktar that are present in our website and in all other Harun Yahya works belong to Global Publication Ltd. Co. They cannot be used or published without prior consent even if used partially.
出版权©1994年哈伦叶海亚。 www.harunyahya.com - info@harunyahya.com
page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