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主义者所畏惧的是“活着的化石”

所有进化主义论的文章和新闻报道都有一个共同点;观点并没有科学依据,而不断地做没有意义的努力,来掩饰真相……

《美国科学家》2014年11月-12月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字叫“活着的化石之进化事实”,这篇文章也是这种现象的一个例子。

这篇文章声称,“使用化石的图片,以及它们在创世论图谱里的同类还活着的事实,并不能反驳进化论”。这篇文章申诉的论点之一是,“ ‘活着的化石’的概念被误用,活着的化石也没有驳斥进化论的观念,也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推翻进化论”。这些辩解并没有任何科学价值。

首先,反驳或者证明进化论的唯一方法是科学。要做到这点,你必须回归到科学学科,譬如古生物学,微生物学,遗传学,和动物学。因此,我们要从化石的科学方面,也就是古生物学方面来回应申诉。

“活着的化石”术语使用是正确的

古生物学使用化石作为数据,以建立生命的历史。为了这个目的,古生物学利用有机体残骸或者它们的遗迹,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它们已经变成了化石,这个时间可以是几百万年。

化石能够让我们把生物体曾经的样子和它们活着的同类相比较。比如说,把一只鳄鱼与活在一亿九百万年前的鳄鱼化石相比较,我们可以很容易观察有没有不同。比较之后就会发现鳄鱼在几百万年的历史里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就像其它化石展现给我们的一样。因此我们使用“活着的化石”这个术语。

化石是进化论最有力的重击

同时,我们可以利用化石的科学性来决定进化主义者的推断有没有可信性。进化主义者声称,活着的生物体随时间发生微小的变化,以此进化。如果这种声明是对的,我们就应该看到相关化石的依据。

化石记录向我们证实的是,在千百万年的时间里,生物体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所以如果进化主义者想宣称与之相反的说法,他们必须对此加以证明。

然而,化石记录没有显示任何支撑达尔文主义者所谓“随时间改变”的说法。达尔文主义者的说词是,活着的生物体是互相进化而来的,也存在过渡性的生物体,然而与此相反的是,近150年的研究并没有显示任何所谓过渡性生物体的化石。

这一点告诉我们化石驳斥了进化论,而不是支撑进化论。

文章中还指到,腔棘鱼的化石跟活着的腔棘鱼并不一样。为挽救局面而做无用的努力,这便是一个例子。因为腔棘鱼这个物种是达尔文主义者们反复推测研究过的,然而他们还是误认为这是一个“过渡形式”;也就是说,直到他们抓到活着的腔棘鱼,才会意识到他们的推断有多不准确。

更多关于腔棘鱼的文章请查看以下链接:

www.harunyahya.com/en/Articles/17109/Coelacanth-is-not-a-transitional-form-it-is-a-perfect-deep-water-fish

 

http://www.harunyahya.com/en/Articles/16138/The-idea-that-the-coelacanth-is-an-example-of-the-transition-from-sea-to-land-is-a-fraud http://www.harunyahya.com/en/Articles/13831/The-coelacanth-that-evolutionists-claim-as-a-transitional-form-is-living-in-the-seas-as-a-perfect-life-form

 

腔棘鱼的化石可以追溯到4亿万年前,当人们抓到一只活的腔棘鱼才弄清楚它是一种深海鱼,跟爬行动物没有任何关系。进化主义者们被震惊到了,在《焦点》2003年3月版的一篇文章中可见一斑。

即使发现活着的恐龙都不会有如此震惊。因为化石显示,在恐龙出现的一亿五千万年到两亿年前,腔棘鱼就已经存在了。这种生物被很多科学家列为陆栖脊椎动物的祖先,也被认为至少在七百万年前就已经灭绝了,然而人们又一次发现了它。

在人们捕捉了超过200只腔棘鱼之后,才有详细的研究证实,这种生物并没有像进化主义者所想象的那样发生改变,与此相反的是,它的身体结构保持稳定,没有经历任何改变。

http://www.harunyahya.com/en/Books/4146/atlas-of-creation--/chapter/4464

 

你也可以在这里看看生物体和它们的化石,然后自己判断。

《美国科学家》的辩解也有很重要的,因为它显示了达尔文主义者媒体在绝望中挣扎,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以下事实,达尔文主义者必须用科学来证明他们的理论,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推测上。

达尔文主义者最好诉诸科学,而不是做无用的努力

关于《美国科学家》的这篇文章,还有另一个值得讨论的很重要的一点:

在化石研究中,外部形态作为象征,被用来定义外形特征,从而建立相关物种的信息。因为这个原因,这篇文章里的评论声称,“……可能有区别,只是我们无从而知……”,这与化石学的理论是冲突的。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我们才能判断这些化石分别属于哪些物种。活着的生物体也是稳定不变,因为这个事实,我们才能很容易地把化石和相对应的活着的生物体比较,来判断相关物种。

这个支离破碎的句子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幼稚的人写的,因为不想看到事实真相而否定一切。

总结来说,如果有任何改变,我们就应该在化石记录里看到这种改变,但化石记录里并没有这回事。超过五亿五千万的化石告诉我们,生物体一出现就马上完全成形了,没有发生像进化主义者所宣称地那样发生改变。

这篇文章也提到了《创世论图谱》。毫无疑问,这本书对揭露此事实起到了重大作用。

《创世论图谱》的影响力还在持续着

很多人不知道化石是什么,也有很多人认为化石是稀有的现象,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阿德南・奥克塔尔先生的惊世骇人的著作《创世论图谱》对改变这些误解有所帮助。

现在几乎大家都知道化石是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了几百万年前的科学证据。他的书在世界各地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项伟大的工程含有高清图片的化石,这些图片不仅本身漂亮,而且对进化论的无效性给予了不可反驳的科学证据,也是上帝创造一切的巨大证据。

人们一丝不苟地研究《创世论图谱》的每一页,也明白了如今存活的生物和几百万年前一模一样。

很明显,当人们开始阅读这样一本书,也看到生物体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就不会再相信进化论了。这一胜利也是达尔文主义的文章显得如此担忧的原因。

有国际媒体报道《创世论图谱》对进化论主义者毁灭性的击败有多重要,关于相关新闻请查看以下链接 http://darwinistpanicinfrance.com/

2017-01-11 18:17:43

关于本网站 | 设置成你的主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RSS Feed
所有材料可以复制打印,也可以推荐本网站转发。
(c) All publication rights of the personal photos of Mr. Adnan Oktar that are present in our website and in all other Harun Yahya works belong to Global Publication Ltd. Co. They cannot be used or published without prior consent even if used partially.
出版权©1994年哈伦叶海亚。 www.harunyahya.com - info@harunyahya.com
page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