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的欺骗性

下载书籍

Download (DOC)
Download (PDF)
评论

本书的章节

< <
1 / total: 23

特 別 前 言

达尔文主义与唯物主义 实为恐怖主义的理论根源

导言

大多数人认为,进化论是由查尔斯•达尔文首次提出的,是 基于科学证据、考察和实验的一个理论。然而,达尔文并非进 化论的首创者,这个理论也没有科学证据。进化论只不过秉承 了古代唯物主义哲学的教条。虽然,进化论并没有任何科学的 支持,但它打着唯物主义哲学的幌子,却得到了盲目的支持。

这种狂热给世界带来了各种灾难。达尔文学说的传播以 及它所支持的唯物主义哲学,已篡改了"人是什么?"的答 案。过去,用"人是真主创造的,人必须根据他教导的美德去生 活",来回答这一问题的人们,开始考虑"人是偶然产生的,是 由生存斗争发展而来的一种动物"这样的假设。人们为这个巨 大的骗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基于冲突哲学的种族主义、法西 斯、共产主义等许多其它残暴的世界观,都是从这个诡计中 获得力量的

本文将分析达尔文学说带给世界的灾难,并揭露它与当今 最重要的全球性问题之一,即"恐怖主义"之间的联系。

达尔文学说的谎言:"生存就是冲突"

达尔文学说的谎言:生存就是冲突

达尔文从一个基本的假设,发展他的理论:"生物的发展 依赖生存的斗争。强者在斗争中获胜;弱者注定失败和灭亡。"

根据达尔文的观点,自然界中存在着残酷的生存斗争和长 久的冲突。强者永远战胜弱者,发展由此才能发生。他给《物 种起源》一书起的副标题,就概括了这个观点:《物种起源》 ——自然选择的方式或生存斗争中特权种族的保留。

而且,达尔文甚至提出的"为生存而战",同样适用于人 类种族之间的"生存之战"。根据这个欺骗性的主张,"特权 种族"总是斗争中的获胜者。在达尔文看来,特权种族就是欧 洲的白种人。非洲或亚洲的其它种族,却在生存斗争中成了落 后的种族。达尔文进一步断言,这些种族将很快完全失去"生 存斗争",并因之而灭亡:

"也许在不久的数百年里,文明的人种将消灭、取代世界 上之野蛮的族人。同时,人猿......无疑地将灭绝。这样,人 类与其最亲近的同类之间的差距将加大;如我们所希望 的,那时,高加索人、与猩猩一样低等的猿,将取代目前 介于黑人或澳洲土著及大猩猩之间的种类。"1 印度人类学家拉里塔(Lalita Vidyarthi),就达尔文进化 论被社会科学中的种族主义所利用的事实,作了如下解释:

"其(达尔文)适者生存的理论,受到当时的社会科学家 的热烈欢迎,并相信人类在达到顶峰的白人文明中,获得 各个层面的进化。到19世纪后半期时,大多数西方的科学 家把种族主义作为一种事实接受了。 "2

达尔文的灵感来源:"马尔萨斯的残忍理论"

thomas robert malthus, 马尔萨斯的残忍理论

達爾文在這個主題上的靈感,來自英國經濟學家湯瑪斯•馬爾薩斯的著作《人口論》(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馬爾薩斯估計,人口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將快速增長。在他看來,控制人口的主要因素是戰爭、饑荒和疾病等災難。簡言之,根據這個殘暴的主張,為了一些人的生存,其他人就必須死亡。生存意味著“永遠的戰爭”。

在19世紀,馬爾薩斯的想法被廣泛接受。歐洲上流社會的知識份子尤其支持這一殘忍的想法。在“納粹‘種族淨化’計畫的科學背景”一文中,對馬爾薩斯的人口理論,對19世紀之歐洲的重要性,這樣寫道:

“19世紀伊始,全歐洲的領導層聚到一起,討論新近發現的‘人口問題’,並找到按照馬爾薩斯的要求,來提高窮人死亡率的辦法:‘我們不必勸說窮人乾淨地生活,應鼓勵他們以相反的習慣去生活。我們城市的街道應該建得再窄些,應該使更多的人呆在家裏,並使瘟疫重新傳播。在鄉下,應該把村莊建在死水邊,特別鼓勵他們生活在泥濘和不健康的環境中’,等等。”3

這種殘酷政策的結果,使在生存鬥爭中失利的弱者將被滅絕,人口的高速增長也就得以平衡。19世紀,英國真正實施了這一所謂的“壓迫窮人”的政策,並建立了一種工業體制:讓8-9歲的孩童每天在煤礦打工16小時,數以千計的兒童死在惡劣的勞動環境下。

達爾文受這些思想的影響,把衝突的觀點應用于自然的所有方面,並提出強者與適者將在生存鬥爭中獲勝。而且他還主張,所謂的生存鬥爭,是大自然合法而不變的法則。另一方面,他鼓勵人們否認創造,並拋棄宗教信仰;因而,破壞可能阻礙殘暴的“生存鬥爭”的所有道德規範。

隨著這些殘酷觀點的盛行,20世紀的人類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它們使人類走向殘暴和專橫。

“叢林規則”開闢的道路:法西斯

法西斯

達爾文學說在19世紀滋養種族主義時,形成了在20世紀得以膨脹、給世界帶來血風腥雨的意識形態:納粹主義。

從納粹的思想意識裏,可以看到濃重的達爾文主義的影響。在分析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和阿爾佛雷德•羅森柏格(Alfred Rosenberg)所建立的理論時,可以發現像“自然選擇”、“選擇性的交配”、“種族間的生存鬥爭”等在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中多次闡述的概念。達爾文主義的“生存鬥爭”與“適者勝利”的主張,激勵希特勒把他的書叫做《我的奮鬥》。他在書中特別提到了種族之間的鬥爭:

“基於自然本身註定的新的種族等級制度,歷史將登上舉世無雙的新世紀的帝國巔峰。”4

1933年,希特勒在紐倫堡市的集會上聲稱:“高級種族奴役低級種族……我們在自然界見到的公理,並把它看作唯一可以得到的公理。”

納粹深受達爾文主義的影響,這幾乎是這方面的歷史學專家一致承認的史實。 歷史學家希克曼•希特勒(Hickman.Hitler)對此作了如下解釋:

“希特勒是一個堅定的進化論的追隨者和傳播者。不管他的腦袋裏裝著什麽,他的《我的奮鬥》一書,無疑明顯地闡揚了一些進化論的觀點,尤其強調了鬥爭哲學、適者生存以及為建設更理想的社會而滅絕弱者。”5

提出這些觀點的希特勒,將世界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野蠻境地。許多種族和政治團體尤其是猶太人,在納粹的死亡集中營裏,遭到可怕的殘害與屠殺。以納粹分子的侵略行為開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使整整五千五百萬人的生命,成了這種理念的犧牲品。在世界歷史上,藏在這場最大悲劇幕後的,正是達爾文主義“生存鬥爭”的概念。

血腥的聯盟:達爾文主義與共產主義

當法西斯主義建立在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右翼勢力之上時,左翼就被共產主義所佔領。共產主義者總是達爾文理論最狂熱的擁護者。

達爾文主義與共產主義之間的這種關係,可追溯到這些“主義”的創始人。當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一出籠,共產主義的創建人馬克思和恩格斯就閱讀了該書,並驚歎書中“辯證唯物主義”的態度。他們之間的通信顯示,他們看到了達爾文理論中的“包含共產主義之自然歷史的基礎”。而且,恩格斯還在達爾文的影響下,寫下了《自然辨證法》一書,書中充滿對達爾文的讚頌,並在“勞動:從猿到人之過程中的作用”一章裏,就努力把進化論作為自己觀點的佐證。

追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俄國的共產主義者,如,彼克哈諾瓦(Plekhanov)、列寧(Lenin)、托洛茨基(Trotsky)和史達林(Stalin)等,都贊同達爾文的進化理論。俄國共產黨的創建人彼克哈諾瓦把馬克思主義看作“達爾文主義在社會科學中的應用”6

托洛茨基說:“達爾文的發現,是辨證唯物主義在整個有機物領域的最大勝利。”7

在共產黨幹部的形成過程中,“達爾文主義教育”起了極大的作用。例如,史達林在年輕時就信仰宗教,但讀了達爾文的書籍後,才成了無神論者。這是歷史學家們所證實的事實。8

在中國建立共產主義、屠殺了數百萬人的毛澤東,就公開宣稱:“中國的社會主義建立在達爾文主義及進化論之上。”9

哈佛大學的歷史學家詹姆士•若維•普塞(Reeve Pusey),在他的研究著作《中國與查理斯•達爾文》一書中,就達爾文主義對毛本人及中國共產主義的影響,列舉了大量的細節。10

一句話,進化論與共產主義有著密切的聯繫。進化論聲稱生物是偶然產生的,這給無神論者提供了所謂的科學依據。主張無神論思想的共產主義,也因此與達爾文主義牢牢綁在一起。進化論甚至提出:大自然的發展由於衝突(也就是說“生存鬥爭”)而得以實現,它支持了共產主義理論基礎之“辨證”的概念。

如果我們想想“辯證的衝突”這一共產主義的理念——它在20世紀作為“屠殺機器”使一億二千萬人喪命,那我們就更好地理解達爾文主義出世後,它給世界所造災難的程度了。

達爾文主義與恐怖主義

正如我們所見,達爾文主義是各種暴力思想賴以存在的根基;它們給20世紀的人類帶來空前的災難。躲在這種理解與方法背後的根本理念,就是與“非我族類的廝殺”。

對此,我們可以這樣解釋,世界上有著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世界觀和不同的哲學;非常自然,這些不同觀念具有互相反對的特點。然而,它們不同的態度,可以從兩種方式中相互觀察:

1,他們可以尊重“非我族類”的存在,努力與他們建立對話,採取一種人性化的方式。

2,他們會選擇與他人搏鬥,以損人利己的方式,即野獸般的行為去達到目的。這是唯物主義採用的方式,即反宗教的方式。

當我們考慮上述兩種方式之間的差異時,就會看到達爾文主義向人類潛意識裏,灌輸的“人是衝突性動物”的煽惑力。選擇衝突方式的個人或團體,對達爾文主義及其意識形態的原理可能一無所知;但是,他們最終同意,其哲學基礎完全基於達爾文主義。使他們相信這一觀點正確的,恰恰是達爾文主義的這些口號:“世上強者生存”、“大魚吃小魚”、“戰爭是美德” 、“人通過發動戰爭而進步”。一旦離開達爾文主義,這些口號也就失去意義了。

實際上,如果沒有達爾文主義,也就不存在什麽“衝突”哲學了。世上的大部分人信奉的三種有啟示的宗教(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反對暴力。三種宗教都期望給世界帶來和平與安寧,都反對濫殺無辜,都反對殘暴與迫害。衝突與暴力破壞真主向人類所昭示的道德,是反常而有害的概念。但是,達爾文主義卻認為,衝突與暴力必須存在,它們是自然、合理、恰當的理念。

因此,如果有人以伊斯蘭教、基督教或猶太教的名義,並使用其概念和標誌而實施恐怖行動的話,他們就不再是穆斯林、基督教徒或猶太教徒。實際上,他們是真正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他們雖然披著宗教的外衣,但不是真正的信仰者,縱然他們宣稱為宗教服務也罷。事實上,他們是宗教與信士的敵人。因為,他們幹的是宗教本身所禁止的罪行,而且以這樣的方式給宗教抹了黑。

因此,我們這個世界所面臨的恐怖主義行徑,不會出自任何一種神聖的宗教,而是來自我們這個時代的無神論及其表達方式“達爾文主義”和“唯物主義”。

伊斯蘭不是恐怖主義的根源,而是解決恐怖主義的辦法

那些聲稱以宗教的名義而行事的人們,也許會錯誤地理解並實踐其宗教信仰。因此,從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中,得出對該宗教的看法是錯誤的。而認識伊斯蘭的最好辦法,是仔細閱讀該宗教神聖的原始資料。伊斯蘭神聖的原始資料就是《古蘭經》;《古蘭經》所倡導的道德規範,與當今某些西方人的腦海裏,對伊斯蘭的想像完全不同。《古蘭經》的道德觀基於博愛、善良、仁慈、謙和、自我犧牲、寬容與和平之上。而一個真正按照這些道德準則生活的穆斯林,是個溫文爾雅、深思熟慮、寬以待人、值得信任並樂意助人的人。他給周邊的人帶去愛心、尊重、安寧和歡樂。

伊斯蘭是和平與幸福的宗教

“伊斯蘭”一詞在阿拉伯語中是“和平”的意思。伊斯蘭給人類帶來一種充滿和平與幸福的生活,安拉把他永恆的仁愛與慈憫展現在世界面前。安拉召喚地球上所有的人們:把《古蘭經》的道德教誨作為一種典範,以此在世上體驗仁愛、善良、寬容與和平的生活。在《古蘭經》黃牛(百格勒)章第208節裏,真主就這樣命令道: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當全體加入和平的宗教中,不要跟隨惡魔的步伐,他確是你們的明敵。”

正如經文所說的,真主告訴我們,只有信奉伊斯蘭,並根據《古蘭經》的道德規範去生活,人類才能幸福地生活。

真主譴責邪惡

真主命令人們避免邪惡;禁止懷疑、不義、造反、暴政、侵略、謀殺、流血。那些不遵守真主命令的人們,在經文裏被定義為“跟隨惡魔的人”,而且真主已明確昭示:那是非法的行為。《古蘭經》裏有很多關乎這些問題的章節,其中的兩節是這樣表示的:

“與真主締約,然後加以破壞的,斷絕真主命人連結者的,在地方上進行破壞的,這等人將被詛咒,將吃後世的惡果。” ——雷霆章(賴爾得):25

“你應當借真主賞賜你的財富而營謀後世的住宅,你不要忘卻你在今世的定分。你當以善待人,像真主以善待你一樣。你不要在地方上擺弄是非,真主確實不愛擺弄是非者。” ——故事章(改賽素):77

正如我們所讀到的《古蘭經》文,在伊斯蘭裏,真主已禁止一切形式的有害行為,包括恐怖主義與暴力活動,並譴責做出這等行為的人們。穆斯林是美化和改良世界的人們。

伊斯蘭保護言論自由與寬容

伊斯蘭是這樣一種宗教:給人類的生活、見解和思想以自由,嚴禁在人們之間製造緊張、衝突、誹謗與猜疑,甚至禁止對別人持消極的想法。

伊斯蘭不僅嚴禁恐怖和暴力,而且不允許對他人的思想哪怕是最輕微的壓制:

“對於宗教,絕無強迫;因為正邪確已分明了。誰不信魔鬼而信真主,誰確已把握堅實的、絕不斷折的把柄。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黃牛(百格勒):256

“你絕不是監察他們的。” ——大災(阿史葉):22

強迫人們信奉宗教並接受其信仰形式,違背伊斯蘭的精神和本質。因為,在伊斯蘭看來,對真主的信仰,只能通過自由意願和深思熟慮來接受。當然,為了實施《古蘭經》確立的道德準則,穆斯林們可以互相勸勉,但絕不能使用強迫的手段,也不得施以任何身體或心理上的壓力;它們都不能利用世俗的特權,促使某人歸向宗教。

讓我們假想一個與之完全相反的社會模式。例如,一個依靠法律強迫人們實踐宗教的社會吧。這種社會模式與伊斯蘭完全相反;因為,當個人自願地信仰和崇拜真主時,才具有價值。如果用一種制度強迫人們去信仰與崇拜的話,那麽,人們只因為害怕這個體制而顯得虔誠。宗教本身的價值在於:宗教要在良心自由的環境中得到實施,即為了獲得真主的喜悅去實踐宗教信仰。

真主判定殺害無辜為非法

和平

根據《古蘭經》,殺害一個無辜的人是最嚴重的罪行之一:

“除因復仇或平亂外,凡枉殺一人的,如殺眾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眾人。我的眾使者,確已昭示他們許多跡象。此後,他們中的許多人,在地方上確是過分的。” ——筵席章(馬以代): 32

“他們只祈禱真主,不祈禱別的神靈;他們不違背真主的禁令而殺人,除非由於償命;他們不通姦。誰犯此類(罪惡),誰遭懲罰。” ——準則章(弗爾幹):68

如上述經文所示,毫無理由地枉殺無辜的人,將受到嚴懲。真主已經昭示:殺害一個人的罪過與殺害眾人一樣的嚴重。捍衛真主尊嚴的人,別說是殺害數以千計的無辜者,甚至不給一個人造成任何損害。那些想逃脫今世審判與懲罰的人們,在末日無法逃脫真主的清算。所以,知道死後會受到真主審判的人們,將非常小心地遵守真主所確立的一切限度。

真主命令穆斯林們善良、仁愛

有一節經文是這樣講述穆斯林的道德的:

“同時,他是一個信道而且行善,並以堅忍相勉,以慈憫相助者。這等人是幸福的。” ——地方章(白賴德):17-18

如本節經文所示,為了獲得解放、憐憫和樂園,真主向他的僕人降示的最重要的道德準則,就是“以慈憫相助”。

《古蘭經》中所描述的伊斯蘭,具有現代、文明、先進的特色。穆斯林首先是和平之人;穆斯林本著民主精神寬容別人;文雅、開明、誠實、審美、科學與文明是穆斯林的個性。

在《古蘭經》的美德下培養的穆斯林,永遠以伊斯蘭教規中的愛,來對待每個人;尊重各種思想觀念;重視美學與藝術;中和地面對每一種事情,並且縮小不和、重歸友好。由這樣的人組成的社會,比那些當今最具現代化的國家和地區,人們更為文明、社會公德更為高尚,生活更為歡樂、幸福、公平、安全和富有。

真主要求人們寬容

在《古蘭經》的“艾耳法章”第199節裏,用“你要原諒”這樣的啟示表達了“寬恕與寬容”的概念,這是伊斯蘭的基本原則之一。

當我們關注伊斯蘭的歷史時,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穆斯林在社會生活中,是如何實施《古蘭經》道德教誨中的這一重要規定的;還可以看到,在穆斯林所到之處,廢除了非法的行為,創建了自由與寬容的環境。在宗教信仰的範圍內,從語言與文化方面,使那些彼此完全不容的民眾,能夠在同一屋簷下自由、和平地生活,並使那些信仰宗教的人們獲得知識、財富和地位。同樣,擁有廣大地域的奧斯曼帝國之所以能夠存在數百年,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伊斯蘭帶給人們的生活道路,是那樣的寬容和善解人意。幾個世紀以來,寬容和善良的品質造就了穆斯林。在每個歷史階段,穆斯林都是最公正、最仁慈的人群。在這個由多民族組成的社會中,人們可以自由地實行自己跟隨多年的宗教信仰,完全按照他們自己的文化背景生活,並以自己的方式崇拜。

誠然,只有《古蘭經》所實踐的穆斯林所特有的寬容,才能給整個世界帶來和平與安寧。《古蘭經》就此指出:

“善惡不是一樣的。你應當以最優美的品行去對付惡劣的品行,那末,與你相仇者,忽然間會變得親如密友。” ——奉綏來特章:34

結 論

這一切表明,伊斯蘭供給人類的道德教誨,正是給世界帶來和平、幸福和公正的準則。當今世界上,被人們稱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野蠻行徑,是完全偏離《古蘭經》的道德教誨的,是愚昧無知者的所為,是與宗教沒有任何關係的犯罪。對那些打著伊斯蘭的旗號而蠻幹的個人或團體,我們反對他們的辦法,就是本著伊斯蘭真正的道德教誨,去指導他們。

換言之,伊斯蘭與《古蘭經》的道德教誨,並不是恐怖主義與恐怖分子的支持者,而恰恰是把世界從恐怖主義的災難中解救的辦法。

 

笔记

1. 查理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人的來由》(The Descent of Man)第178頁,第2版,紐約:Burt Co,1874年

2. 拉裏塔(Lalita Prasad Vidyarthi), 《種族主義,科學與偽科學》(Racism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第54頁,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法國,1983年

3. 希歐多爾 D. 豪爾 (Theodore D. Hall),《納粹種族淨化計畫的科學背景》(Scientific Background of the Nazi “Race Purification”Program), http://www.trufax.org/avoid/nazi.html

4. 亨利·摩裏斯(Henry Morris),《反對上帝的長期戰爭》第78頁(The Long War Against God), Baker Book House, 1989年

5. 希克曼(Hickman, R.),《自創論》( Biocreation )第51-52頁,華盛頓科學出版社,1983年;傑裏·伯格曼(Jerry Bergman):《達爾文主義與納粹種族大屠殺》(Darwinism and the Nazi Race Holocaust)Creation Ex Nihilo Technical 雜誌第13(2)期,第101-111頁, 1999年

6. 羅伯特 M. 楊(Robert M. Young),《達爾文的進化論與人類歷史》(Darwinian Evolution and Human History),Historical Studies on Science and Belief, 1980年

7. 艾蘭與特德(Alan Woods and Ted Grant),《理性的背叛:馬克思主義與現代科學》(Reason in Revolt : Marxism and Modern Science),倫敦,1993年

8. 亞曆克斯(Alex.de.Jonge),《史達林與蘇聯的定型》第22頁,(Stalin and The Shaping of the Soviet Uninon), William Collins Sons & Limited Co. Glasgow, 1987年

9. K. Mehnert, Kampf um Mao’s Erbe, Deutsche Verlags-Anstalt, 1977

10. 詹姆士·若維·普塞:《中國與查理斯·達爾文》,曼徹斯特,劍橋,1983

1 / total 23
你可以在线阅读哈伦.叶哈雅的书籍 进化论的欺骗性,并分享到其它网站,如Facebook和Twitter,或者把它下载到 您的电脑,也可以引用到您的家庭作业和论文中,并出版、复制或重新布置在你自己的网页或博客上而 无需支付任何版权费,只要你以此网站作为参考。
关于本网站 | 设置成你的主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RSS Feed
所有材料可以复制打印,也可以推荐本网站转发。
(c) All publication rights of the personal photos of Mr. Adnan Oktar that are present in our website and in all other Harun Yahya works belong to Global Publication Ltd. Co. They cannot be used or published without prior consent even if used partially.
出版权©1994年哈伦叶海亚。 www.harunyahya.com - info@harunyahya.com
page_top